趙白鴿
  昨天(2日)下午,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召開幹部大會,宣佈對紅會主要領導人的任命:趙白鴿不再擔任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職務。
  紅會官網第一時間向外公佈了趙白鴿卸任的消息,從2011年郭美美炫富之後就一直處於輿論漩渦中的紅會,又一次被推向了風口浪尖。
  紅會內部人士昨天向《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趙白鴿卸任主要是出於三方面原因,一因不能同時擔任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副主席和國家紅會領導人;二是她擔任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需投入精力在外事工作;三則因年齡問題。
  卸任三原因
  據紅會內部人士昨天透露,趙白鴿卸任主要是出於三方面原因,一是去年起趙白鴿擔任了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副主席,按照國際紅會的章程,作為全球副主席不再適應擔任國家紅會領導人;二是趙白鴿擔任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需將更多精力用於外事工作。
  2013年11月13日,趙白鴿當選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副主席,這是中國紅會領導人繼上世紀80年代後第二次當選該職務。
  上述人士表示,趙白鴿在國際紅會中的副主席並非虛職,而是要負責整個亞太區幾十個國家的紅會,公務也非常繁忙。
  這位人士所稱的第三個原因是年齡,因為今年底紅會將舉行換屆大會,紅會會長一屆為五年,如果62歲的趙白鴿繼續擔任新一屆的紅會副會長,那麼她在任期中就超齡了。
  另一位知情人士也向本報記者表示,趙白鴿離任是基於綜合性因素做出的決定,但年齡是最重要的原因。按照國家退休年齡的規定,政府機關中女性副部級幹部退休年齡為60歲,如果在像紅會這樣的事業單位中可以適當延長,但乾到65歲的並不多見。
  昨天任免大會同時還宣佈,國家衛計委副主任徐科任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並提名徐科同志為中國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人選。
  1956年出生的徐科長期在衛生系統工作,曾經擔任衛生部副部長,2013年機構改革之後,成為國家衛計委副主任,分管衛生應急、疾病預防控制、離退休幹部方面工作。
  救贖紅會“折戟”
  與同齡的官員們相比,趙白鴿有著傲人的學歷——她1989年畢業與英國劍橋大學,並獲得生物醫學博士學位。她的國際化學術背景和熟練的英文交流能力對她的職業生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趙白鴿長期在計生系統的科研和外事部門工作,曾經擔任國家計生委科技司司長、國際合作司司長,2003年之後,擔任國家人口計生委副主任。
  趙白鴿受命於紅會危難之際,2011年7月的郭美美炫富事件導致紅會信譽跌入谷底;9月趙白鴿調任中國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
  初上任時,趙白鴿曾經抓住每一個公開場合解釋郭美美與紅會無關,但她也承認紅會確實因此陷入了信任危機。郭美美事件引發了公眾對紅會效率、管理的質疑,也引發了紅會的綜合改革。
  上任的前兩年,趙白鴿躊躇滿志地制定了計劃要對紅會進行自我改革,並且推行了包括更加透明的公開信息,更加主動與民間NGO合作等等措施,以及引入社監委進行第三方監督等等改革。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最近幾年儘管社會質疑不斷,但紅會還是走在不斷改革的路上。
  王振耀曾經擔任民政部救災救濟司長,民政部與紅會是中國救災的“搭檔”。王振耀說,與之前相比,紅會最近幾年在應急體系建設上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無論是速度,機制以及與民間組織的合作上都不可同日而語。
  “開放”是趙白鴿所推行的紅會綜合改革的關鍵詞。四川蘆山地震之後,紅會與草根NGO進行資源共享的平臺——4·20中國社會組織災害應對平臺在京成立。
  趙白鴿表示,紅會絕對不是這個平臺的領導者,紅會只是起到協調以及提供資源的作用。紅會將採取項目合作的方式,為NGO組織提供資金以及技術等方面的支持。
  面對捐款人對於捐款去向的質疑,趙白鴿說,紅會已經公佈了每一筆捐款和捐贈人信息,未來還將向公眾交代清楚每一筆善款的去向。
  2013年4月28日上午,趙白鴿在紅會就蘆山地震舉行的例行發佈會上立下“軍令狀”——如果兩到三年仍然翻轉不了“黑十字”的印象,她自動請求辭職。
  在這個發佈會上,趙白鴿主動走到每一個記者的座位前,與記者們交換名片,並請記者們對紅會進行監督。
  如今,才剛剛過去一年半,趙白鴿已經先行離開紅會。除了一些業內人士,這三年來趙白鴿在救贖紅會上所做的種種努力在外界看來收效並不明顯。紅會的每一次進步似乎都會被更大的負面新聞所消解。雖然這些負面新聞中有真有假,有合理質疑也有荒謬的推斷,但每次出現對於紅會重生都是嚴重的打擊。
  就在趙白鴿立軍令狀的前一天,100多位藝術家向汶川地震定向捐助的8470萬資金被更改用途用於“博愛家園”的消息曝光,令趙白鴿所立的“軍令狀”黯然失色。公眾對於8470萬資金去向的關註遠遠大於對趙白鴿去向的關註。
  今年以來的“海南棉被事件”,“救災倉庫轉租事件”等等表明社會對於紅會的信任度並沒有因為趙白鴿這三年的改革而有根本好轉。
  從蘆山地震過後這一年多以來,經常與紅會接觸的記者都發現紅會的一些變化:紅會不再頻繁的召開新聞發佈會,不再嘗試對社會的質疑做出詳盡的解釋,即使是轟動一時的“救災倉庫轉租事件”,也僅僅是通過一個簡單的聲明來自證清白。
  王振耀說,最近幾年公眾對於紅會的有些質疑越過了專業與隱私的底線,淪為了不負責任和缺乏建設性的謾罵,漸漸地大家就都疲憊了。
  紅會一位中層曾經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在2008年之前,紅會對存在問題作出的種種解釋還有人聽,如今,不管他們再說什麼,似乎都沒有人相信了。
  社監委的命運
  趙白鴿在任時推出的一項重要改革是成立第三方獨立監督機構——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簡稱“社監委”)。2012年12月由16名委員組成的社監委成立, 承擔起對紅十字會的社會捐贈款物使用、資助項目等進行監督的職責。
  社監委委員之一的王振耀說,社監委是趙白鴿力主成立的,是她探索引入社會機制來處於紅會改革的一次嘗試,她想改變一貫以來紅會“自己說了算”的體制。
  “紅會這樣的機構,確立開放的機制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在會場上提出非常尖銳的意見,她也能聽進去。”王振耀說。
  然而,社監委是一個命運多舛的機構,從成立之初就招受諸多質疑。社監委曾經提議重新啟動針對郭美美事件的調查,並邀請社會公眾同步參與,這一提議後來又不了了之。
  與最初成立之始的高調相比,如今,一些社監委委員已經不願意再談論紅會的是非。本報記者從紅會內部瞭解到,社監委仍然是存在的,並沒有被取消,紅會遇到一些事情也還是會和他們溝通,但下一步社監委的去向要根據換屆之後紅會高層的意向而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l64plmjts 的頭像
pl64plmjts

hs Simpsons

pl64plmjt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