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日,深圳市大鵬新區葵涌街道綜合執法隊隊長張慶雲在查違中涉嫌受賄一案,在福田區法院開庭。記者從深圳市檢察院瞭燒烤解到,近一年來,有3名因查違受賄的執法隊長被起訴。多名執法隊幹部被查辦。2013年至今,共有15名街道查違人員(含1名協管員)因為查違中涉嫌職務犯罪被檢方審查起訴。
  兩年來15名查買屋違人員被查
  7日,檢方指控張慶雲利用職務竹北買房子之便,為違建者謀取利益,從2007年開始,先後收受6名當事人賄賂共計人民幣19萬元、港幣30萬元。
  檢方通報稱,張慶雲的受賄行為並非個案,近年來深圳違法建築叢生,負責基威剛記憶體層查違工作的執法人員,也成為職務犯罪案易發人群。
  2013年11月,大鵬新區大鵬辦事處黨工委委員、綜合執法隊(後改稱規劃土地監察隊)隊長張耀坤被提起公mSATA訴,檢方指控其受賄61.3萬元;2014年2月,寶安區新安街道執法隊隊長嚴太龍被提起公訴。檢方指控其放縱行賄人在其轄區內肆意違建,並幫行賄人優先承接違建拆除工程,受賄人民幣74萬元、黃金800克。
  除上述人員外,還有6名曾任或現職的執法隊副職幹部因查違中涉嫌職務犯罪而被查處,包括寶安區觀瀾街道執法隊副隊長盧少育、寶安區沙井街道執法隊副隊長黃偉良、龍華新區民治辦事處執法隊副隊長艾程、大鵬新區葵涌辦事處規劃土地監察副大隊長譚巧雄、大鵬新區葵涌街道執法隊副隊長連立新、龍華新區民治街道執法隊副大隊長吳某青。
  2013年至今,共有15名街道查違人員(含1名協管員)因為查違中涉嫌職務犯罪被檢方審查起訴,他們集中在原關外地區,涉嫌的罪名包括受賄和玩忽職守,收受的賄賂從幾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
  “收了錢就睜隻眼閉隻眼”
  據瞭解,九成以上的查違職務犯罪案件都涉及受賄。“送了錢,對方就會少查、不查”,一名違建者稱。作為查違者的“貓”和作為違建者的“老鼠”之間,形成了一種“互利互惠”的默契。
  檢方稱,2008年底,某公司承包了葵涌街道的拆違工程,公司老闆徐某某經常弄虛作假。而負責審核工程量的張慶雲對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怎麼報就怎麼簽”。在拆除一個蝦苗廠時,對方報了1400多平方米工程量,張慶雲明明記得該蝦苗場只有400多平方米,覺得“做得太過”,卻還是照樣進行了審批。為此,徐某某先後送給張慶雲人民幣4萬元、港幣30萬元。
  “這些落馬的正副隊長均是60後、70後,不少人仍有發展空間,受賄時有所掂量,不是所有的錢都收,但臨聘人員似乎無此顧慮。”龍崗區檢察院檢察官廖芸表示。例如,觀瀾執法隊協管員李政庇護一處超標10000平方米的違建順利完工,收取了100多萬元好處費。
  ■探因
  1.有利可圖:土地和房產價格飆升
  市檢察院曾以基層執法為主題進行專項調研。調研顯示,違建的產生有其歷史和社會根源。2004年深圳農村城市化後,土地和房產價格飆升,由此產生的矛盾空前尖銳,成為“查違”的核心難題所在。
  “資本為了300%的利潤就敢犯下任何罪行,土地的利潤何止300%?”有街道幹部感嘆。在強大的利益驅動下,違建者挖空心思拉攏查違隊員。有執法隊員曾反映,開車到村子巡查,有人拿著一扎錢扔到車窗里,執法隊員趕緊掉頭往回走,很快電話追來,直接報是哪一棟“求關照”。“我的電話、行蹤對方清清楚楚,對方是誰我都不知道”。
  查處違建中,從盤根錯節的原住民、有背景的違建者、長袖善舞的包工頭開始,到社區、村集體和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協作部門、街道辦事處、上級單位,乃至各種“上級領導”、“達官貴人”等,交織成一張張錯綜複雜的利益網,不少違法建築賴此得以建成。
  有時候,上述人員和部門可能作為違建業主代言人出現。例如,壩光颳起“搶建風”後,違建者紀某某的車剛被扣留,葵涌街道黨工委副書記陳賢武就打來招呼,執法隊只好放了車。最後,紀某某獲賠520萬元並送給陳賢武15萬元。
  2.機制不順:職能與財權分離
  調研還顯示,執法隊員的心態也在變化。一方面是任務繁重、加班加點、經常遭遇暴力抗法、缺乏職業尊榮感;另一方面是無處不在的、遠遠超出一般崗位的巨大的利益誘惑。
  此外,擁有管理權力和資源的職能部門不承擔查違工作,而是委托給街道綜合執法隊負責,這就造成實際工作中“兩個執法證、兩套文書、兩套程序、兩套制服”的現狀。綜合執法隊在查違工作中接受區規土監察部門的監督,但人、財、物卻受街道領導。
  市檢察院檢察官曾志雄建議將查違職能徹底從綜合執法部門剝離,劃歸規土部門統一管理。“還應該加強監督,特別是拓展體制外監督渠道。只有把權力裝在公開的籠子里,它才能不胡來”。
  南方日報記者 戴曉曉 通訊員 孟廣軍  (原標題:庇護違建完工 收百萬好處費)
創作者介紹

hs Simpsons

pl64plmj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